·茶店中的昆明茶文化
·茶友红剑的摄影作品欣赏(之一)
·美乐与茶的对话
·与蔡洪玲老师品茶
·梅雨里的茶事
·美文欣赏:《百茶堂滇红》
·普洱茶与法国红酒的一次对话(文化交流)
·著名书画家杨毅在茶堂挥毫
·文化交流-书画家来访(一)
·金发碧眼话普洱(巴黎)
·百茶堂招牌背后的故事
·乞茶图——珍贵照片拍摄记(珍图欣赏)
·小镇清晨(美图欣赏)
·古镇马具店(图)
·张丰毅喝普洱茶(图片)
·菩提饼茶(附图)
·与《青藏高原》的作者、著名作曲家张千一合影(图片)
·与两位活佛品普洱茶(图片)
·云南日报网采访:艾田神游普洱茶

首页 > 茶文化
茶店中的昆明茶文化
 
 

茶店中的昆明茶文化

 

作者:程昕(云南政协报总编)

   

     茶文化,就专家学者的层面而言,可以说得高大上,从神农到陆羽,从口齿留香到韵味无穷;就大众层面而言,则是开门七件事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中的“茶”了,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茶馆、茶室、茶店和饮茶中。

     老舍不愧是文学大师,将波澜壮阔的中国近现代史浓缩在《茶馆》中。记得上大学时,学了文学名著《茶馆》后,也曾到学校旁凤翥街的茶馆里,想去喝碗茶,体验下《茶馆》的味道。那时的茶馆在一间老房子内,房内房外放了十来张矮小的方桌,以桌为单位,每桌围坐着三五个老倌,桌子上除了茶壶和盖碗外,还放着成盒的烟丝和纸烟,不少人手中抱着水烟筒,伴着“咕噜噜”的水声,将烟雾从嘴和鼻中喷出,耳边是此起彼伏的聊天声和轻笑声,还有轻刮盖子和碗的翠响,房中一派悠闲、享受的氛围。看见我这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老倌们眼中满是惊诧,而我却贸然成为了怪异的闯入者,无奈只好悻悻而走,没有体验到《茶馆》的味道。而像这样的茶馆当时多存在于昆明不起眼的小巷中,茶客以老倌居多,但随着城市的发展这样的茶馆失去了踪影。同样是省会城市,成都却始终坚守着茶馆文化。成都的茶馆,不仅是老人的去处,不同阶层、不同年龄的男男女女都是茶客。人们喝着盖碗茶,谈论时政,讲着笑话,张家长李家短,海阔天空,一句话:摆龙门阵,一派悠然自在的景象,倒是有点《茶馆》的味道。

随普洱茶的兴起,昆明的茶店和茶室如雨后春笋布满了大街小巷,茶馆的功能被茶店和茶室(窃以为茶室不等同茶馆)替代,尤其是茶店,成为近20年最具特色的昆明茶文化。昆明的茶店,有三个较大的茶城:雄达、金实、康乐,茶店相对集中。除此之外,还有大大小小的茶店遍布城市的各个角落。这些有三个特色:一是茶店可以喝茶,品各种茶,合适就买,不中意则可走人;二是千万别以店面的大小来判断是否有好茶;三是有的茶店就是由知名茶人开的,你进去就会有意外的惊喜。

几年前,陪着几个江浙一带的朋友去买茶。走进王府井旁边的一家名叫源宇祥的茶店。老板很热情:“坐坐,喝什么茶?”我们落座后,老板熟练地洗杯泡茶,并和我们聊起来,从普洱茶到滇红,从山头茶的滋味到新、老茶的区别,显得十分内行。老板侃侃而谈,热情大方,可见他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喝了几款茶后,一番讨价还价,买了点茶。朋友在付款时还问,喝的那几款茶该付多少钱?老板和我都很吃惊,老板说:“别说买了茶,就是不买茶,喝茶也是不要钱的。我们昆明的茶店喝茶都不要钱。”朋友哑然:“在我们那里,茶店和茶室是分开的,茶店只卖茶,不泡茶给客人喝的,要喝茶,得去茶室,都要付钱的。我还以为是进了茶室。”进茶店喝茶,或者叫试喝茶,尝几杯一直自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不想在江浙一带买茶没有这个待遇。作为一个爱茶之人,为自己生活在普洱茶的故乡感到庆幸。

想买好茶,对于昆明的茶店来说,好茶,尤其是好的普洱茶,不少小的茶店都有,这跟买其他物件的名牌要去大商店的思维定式不同。当我在翠湖边上的一家小店里喝到熟悉的老班章和冰岛时,不大的店里与老板的聊天就很愉快。老板热情干练,讲到去茶山的种种经历,老班章谁的大树茶多,位于东南西北的老班章茶的细微差别,讲到与冰岛茶山老茶农的深厚友情,讲到先交朋友后买好茶的经历??对这个开了十来年并且茶客不减的小店,只能从内心里充满敬意。不由想到自己曾经在新闻路的一家小店买到了1984年的临沧银毫沱,在康乐茶城的一家小店买到2002年的佛海茶厂的老熟茶,心中的感慨套用一句名言:小店不缺乏好茶,而是缺乏发现好茶的眼睛。

云南是普洱茶的故乡,普洱茶的高手自然不少,应验了那句 “高手在民间” 的话。故昆明的茶店最有意思的就是知名茶人开的茶店了。在北市区的一个小区中,茶店“古云海”就开在街边。茶店布置得很精致,也很干净。有小桥流水,有古朴而典雅的茶架,架上面摆满了各种老茶,所用的茶具十分考究,每一样都充分展现出女性的细心与周全。每次来这里,店主陈露云都热情招呼。作为省茶叶进出口公司的老职工,她对普洱茶的历史、发展和变化十分熟悉,品茶的水平也非同一般,对每一款茶都能谈出自己的认知与感悟。无论是老茶客,还是爱茶之人,来到这里,都会在交流中得到启发。印象最深的则是在这里与普洱茶著名的茶人邓时海先生的相聚。因为与店主颇有茶缘,之前聊及了不少深层次的普洱茶的专业问题,店主说,刚好邓先生来昆,有些问题可以和邓先生探讨,于是,便在这个古色古香的茶店与邓先生讨教普洱茶。邓先生的《普洱茶》一书在普洱茶界影响较大,本人的许多普洱茶的知识都是从这本书中获得的,邓先生为普洱茶的普及与推广做出了积极贡献。邓先生温文而雅,讲起茶来更是侃侃而谈。他讲到写书过程中去易武的不易,讲了找当年马锅头谈茶马古道的情况,讲了收集各种老茶的苦与乐。当然,最受教的则是与邓先生品茶论茶。他的茶与哲学及心境关系的论述,让人耳目一新。他请我们品了私存已有80年的号字级老茶,那淡淡的幽香,满口的甘凉,橘红而透亮的汤水至今仍似在唇齿间。邓先生从香气、汤色,再到入口后的滑润、回甘,品茗着舌后香,体味着舌底鸣泉,明了这款茶的特点。他还说,存了80年的茶之所以还能喝,还好喝,原因是号字级的茶都是大树茶加工的缘故,“越陈越香”在一定时间范围绝不虚言。在茶人开的茶店,既喝了好茶,又学到知识,还有精神上的享受,何乐不为?

开在环城西路中段的“百茶堂”,店主是知名茶人艾田。经常去艾老师茶店的人都知道,他为人真诚,待人实在。去那里,会有三个收获:能品到好茶,一起论茶,能赏老茶。品茶和论茶往往是融在一起,而这时的艾老师总是神采飞扬,尤其是一些诸如普洱茶史和茶品的出处等“疑难杂症”时,更是娓娓道来,彰显出其普洱茶知识的深厚。记得一次带了两款从藏区收来的茶砖请艾老师品鉴,还未开泡,他就指着其中一款茶说是茯砖,开汤品鉴后直言是块老砖,至少有30年。其实我来艾老师处,更多的是喝他的好茶。如正宗的八十年代的“8582”,2001年的昔归茶,2004年的冰岛古树茶,1990年代的小包装以及他私藏的老茶柱等,让人难以忘怀。对此,艾老师的说法是有朋自各方来不亦乐乎?并开玩笑地称之为“蹭茶”。于是乎,“到百茶堂‘蹭茶去’”成为茶友的口头禅。对茶友们来说,百茶堂还有一个好去处,就是后房的老茶陈列室。计划经济时期的几个大茶厂的产品,各色的“小包装”茶,1990年代到2000年的各公司的茶品,琳琅满目,简直就是一个普洱茶的小型博物馆。有一次,在论到“小包装”茶时,他居然拿出了一款印有茶厂领导班子照片的“小包装”茶,一看就知道是早期且较随意的产品。

图注:台湾著名茶人邓时海在百茶堂品茶

                图注:来自四面八方的茶客在百茶堂“蹭茶”


     

说起茶室来,总觉得意犹未尽,没事的时候建议你去昆明的茶店逛逛,没准就会有意外的收获。

2017.12.7

上一篇:暂无 下一篇:茶友红剑的摄影作品欣赏(之一)
点击:
 
 
  公司简介 公司位置 招聘信息 本站声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1 昆明百茶堂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