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江茶区风情
·临沧早春行(多图)
·二月临沧游(图片)
·勐库茶事之二:冰岛茶
·勐库冰岛古茶树(多图)
·农家晒青茶(图)
·勐库茶事之一:公弄茶
·一片绿叶叩响一个世界(节选一)
·一片绿叶叩响一个世界(节选二)
·一片绿叶叩响一个世界(节选三)
·云县百莺山古茶(栽培种)
·拉祜族老人(图)
·俐侎(彝族)族茶艺少女
·祭神农(双江。勐库)
·茶农的期盼
·双江神农塑像(图)
·老茶农(图)
·临沧茶区农家烤茶
·地球茶王树

首页 > 茶之源
勐库茶事之二:冰岛茶
 
 

艾 庄

勐库冰岛(当地人也称“丙岛”)是双江县著名的古代产茶村,以盛产冰岛大叶种茶而闻名,是该县最早有人工栽培茶树的地方之一。冰岛茶种是著名的勐库大叶种的主要组成部分,冰岛村是勐库茶种的主要发源地。该地产茶的历史悠久,有文字记载的时间为明朝(1485年前后),而无文字记载的传说却早于明。对冰岛茶的来历有不同说法:一为当地土司“版纳古茶山引入”说,一为其他地方引入说。本人曾对“冰岛大叶”与易武部分大树茶进行过粗略比较,发现二者从形态到内质有许多相似之处。在勐库老茶区,茶农说他们的毛茶有“易武香”,这恐怕也是个例证吧。虽然,当中也有借它山之名夸自家茶好的意思,但我认为它们确实有许多共同的地方。至于它们各自的历史是谁先谁后,还有待考证。

           屋后的古茶树                               村 庄

冰岛村距离勐库镇约四十公里,路程虽短,行程却很难。春冬季能通车,夏秋道路处处泥沼,只有骡马和手扶拖拉机能行。每到雨天,这里便是拖拉机的天下,道路好象被挖过似的,路中央被机轮挖成了许多沟渠,任由雨水、山水冲刷。那年秋末我去冰岛,当时乘北京老吉普车,车子颠簸得很厉害,一路看见汽车司机当修路工人,边挖边行。道路从山脚屈曲蜿蜒到山顶,我们花了近四个小时才到达。记得一次我和戎加升茶人等一行到它处下乡,车里一人说笑话:当地干部下乡时有些乡村道路很难走,乘“三菱”吉普车时还要戴头盔,以免乘车碰伤。当时同车的人直发笑,这种体验也许只有去过冰岛后才能感觉到其真实性。

             行 路 难                                          房屋后的古茶林

冰岛村子不大,高居于群山之中,是当地的拉祜族贫困山区。这里的民族群众生活较坝子清苦,生活用具很简单。因居山区,以山地为主,水田很少,主粮为玉米;这里种植的玉米从国外引进的一种高产品种,产量虽高却不好吃,皮硬而不甜糯,养蓄酿酒还行。村民吃大米麦面主要靠到坝区购买。农户家里饲养着一种小个头的猪,肉质很好,专为过年婚嫁准备。村民的主要收入靠茶叶。村庄里有两个茶叶初制所,过去一直以加工红茶为主,农户交鲜叶给初制所。随着红茶市场的疲软和普洱市场的兴起,农户在干季里自制晒青茶到勐库市场出售;当雨季到来时,受交通不便和茶叶干燥条件的制约,农户只能将鲜叶卖给初制所。我们来到初制所得知茶叶已卖完,只见墙角成堆的空酒瓶,足足可装一部小拖拉机。随行的向导告诉我,这里的少数民族很能喝酒,我感觉他们无酒好象干不了力气活。

 

 炊烟中的老人                        凉晒玉米的老人                   儿   童

冰岛村有许多大茶树,从村子的路旁到村子的后山处处可见。这些茶树大都集中于农户家的房前屋后,采茶不必走远路,有的茶树被派上了拴绳晒衣、拴家畜的公干。在一块茶地里我见一群茶农在挖地育老树茶的种子,地里有几十株古茶树。经打听,茶农说老茶树产量低,不好采,不愿采,他们打算育出茶苗后把老树砍了种植新茶园。他们并不知道这些老树茶的经济价值,就更不用说文化价值了。我们对农户宣传保护古茶树的意义,还说政府会给补贴,茶商会高价收购这些茶等等。这些大道理谁都会讲,可细想这些贫困农户们也是生活所迫,也在算经济帐,即便老树茶的卖价高出新植园地茶很多,都因产量太低(10—20公斤/亩),产值差距甚远。勐库华侨农场的密植茶园单产达150多公斤,产值是古茶园数十倍。当时版纳茶区古树茶大涨价,这股春风尚未吹到冰岛。勐库戎氏企业已有进驻设初制所的打算了,他们准备改以往向农户收毛茶为直接收购鲜叶自己加工。同时,他们将对冰岛的古茶树保护出些力。

              育茶种

穿过寨子里的小学校我们来到后山的包谷地,眼前有许多大茶树。当地茶叶部门于八十年代初搞茶树品种普查时曾对这里的大茶树进行过编号。我分别看了被称为“一、二号”两棵老树。它们生长茂盛,枝叶肥壮,树基部张出的最大叶片比我的手掌还大(长22厘米,宽95厘米)。这是典型的勐库大叶乔木树,长大叶,墨绿色,叶质肥厚柔软,叶背隆起,叶脉明显。勐库古树茶还有一大特点:持嫩性强,芽叶肥壮重实。一芽四叶还很柔嫩,不象某些良种茶一芽二叶就显老相(硬叶硬梗)。冰岛村的老茶树大多枝繁叶茂,老而青翠,老而不衰,也不象许多新茶园那么脆弱——全靠人工肥培维系生命。这些大茶树给我的震撼莫过坚韧和适者生存。当时让我最感庆幸的是这些老茶树还未遭到虐夺式的开采,它们还在静静地自由生长。

            茂密的古茶树

我心想:现在这些古茶树养育的普洱茶饼里或许还蕴藏着浓浓的明清古茶韵呢!或许再过十几年、几十年,这些茶品都是响当当的“印级”茶!

上一篇:二月临沧游(图片) 下一篇:勐库冰岛古茶树(多图)
 
 
  公司简介 公司位置 招聘信息 本站声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1 昆明百茶堂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