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店中的昆明茶文化
·茶友红剑的摄影作品欣赏(之一)
·美乐与茶的对话
·与蔡洪玲老师品茶
·梅雨里的茶事
·美文欣赏:《百茶堂滇红》
·普洱茶与法国红酒的一次对话(文化交流)
·著名书画家杨毅在茶堂挥毫
·文化交流-书画家来访(一)
·金发碧眼话普洱(巴黎)
·百茶堂招牌背后的故事
·乞茶图——珍贵照片拍摄记(珍图欣赏)
·小镇清晨(美图欣赏)
·古镇马具店(图)
·张丰毅喝普洱茶(图片)
·菩提饼茶(附图)
·与《青藏高原》的作者、著名作曲家张千一合影(图片)
·与两位活佛品普洱茶(图片)
·云南日报网采访:艾田神游普洱茶

首页 > 茶文化
云南日报网采访:艾田神游普洱茶
 
 

2004年2月,曾被鲁迅、许广平收藏的一块清宫普洱茶砖(重3克)在5分钟之内,便拍出了12000元的天价;同段时期,珠三角的普洱茶销量增三成以上;广东茶叶进出口公司所推出的“普洱茶世纪珍藏版”500克一盒目前售价达320元;上海茶叶协会的调查显示,香港人最爱饮普洱茶,该区市场上最好卖的茶叶排名榜首的就是———普洱茶;目前,台湾、香港追逐三十年以上的普洱茶已成为一种最高境界;仅是云南就有1300万茶农依靠普洱茶生存……就在这些年,多少饮茶发烧友、商家竞相收藏普洱茶以待升值!  
      作为普洱茶的产地,云南,避无可避地被推上了这个火爆市场的最前沿试炼地;作为曾获中国茶叶学会“中茶杯”全国名优茶一等奖“陈香牌”普洱茶制作者,艾田,毫无准备地在良莠难辩的诸多茶行中当上了普洱茶茶庄“百茶堂”堂主,他以积累了二十多年的事茶经验,将“陈香牌”普洱茶在堂中发扬光大,将“百茶堂”做成了海内外说到当代普洱茶都会提到的一个茶人会所。
     这是个把爱好作成了品牌的人。
       ·从生存到热爱

   云南普洱茶从商周起,到唐代已经成为主要商品,清代入贡朝廷,声名崛起。这种原产于云南澜沧江流域思茅、版纳、临沧等地的“历史宝物”因其独特的保健作用和收藏价值在20世纪90年代再次从台湾地区刮起“热”风,吹向全国乃至世界。
    这股热风渐刮之初,艾田对“普洱茶”的概念是,生存。
   “我一个学化工的人,为能到城里工作选择了临沧的茶厂,跟着同事全国到处跑,就觉得云南的茶很牛,广东、浙江、上海都争着要。后来参与普洱茶制作、品普洱茶……也就为生存,为工作而做。”艾田在选择做“自由人”之前,几乎是自觉地将普洱茶划到了私人生活享受以外。而世间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不可能。就在艾田自认为对普洱茶的态度仅仅是“解决生存问题”时,他已经不自觉地成为了一个“茶人”,一个性格都被浸染尽了普洱茶气息的茶人。
   所谓普洱茶气息,其实就如品它的人———厚道、敦实、内敛。这是艾田开始意识到此生热爱是什么的缘因。那时,台湾人正在络绎不绝地一波波涌向云南,涌向这个传说中普洱茶的神奇产地。普洱茶,在人气极旺的推动下,其云南市场露出灿然的黄金一角。
   一个人知道了自己会毕生挚爱什么,无论这个什么是她,还是他,是金钱,还是幻觉。只要知道,都是有福了。  
   艾田分明在30岁那年成了个有福之人。其后他凭自己悉心研究多年得出的对普洱茶茶色、茶形、茶味、茶气、茶性、茶理、茶义、茶境、茶情的准确理解,于1994年开设“百茶堂”,摆开八仙桌,全凭一张嘴———品茶道、谱茶经。这个至今已经研究制作、销售普洱茶20多年的茶界“奇人”制作的“陈香牌”普洱茶曾获“中茶杯”一等奖。
      ·陋室中的普洱茶大观园  
    普洱茶大观园,那可是多少制茶行家梦寐以求的殊荣,中国香港地区、中国台湾地区、日本、韩国的茶坛老宿趋之若骛,前往“百茶堂”争相求购心目中正宗的普洱茶。其门下弟子数十人,个个是茶道高手,有的看一眼,或喝一口,马上就将这是哪里产的,原料是什么,哪年制作说得明明白白。普洱茶分生普洱茶和熟普洱茶。生普洱茶采用云南大叶种鲜叶,经杀青、揉捻、晒干而制成各种形状的茶叶。有沱茶、砖茶、七子饼茶……在几十年的堆放中,茶叶中的茶多酚类在温湿条件下,不断氧化,干茶外形色泽逐渐变成红褐色,汤色变的红颜,滋味回甜,而形成人们喜欢饮用的普洱茶。故有爷爷做茶孙子卖茶之说。越陈越香的普洱茶是爱茶人追逐的对象,现代人花钱买不到什么时间、历史,而普洱茶能让城市人体悟历史的沧桑感,通过茶汤将翻过去的历史重新再慢慢地翻回来。一时间“百茶堂”连开三家店,来鉴茶者、品茶者、购茶者、“蹭”茶者、学茶者踏薄门槛。
   “我现在把另外两家店都结束了,专心做好自己现在的大本营。在三家店之间疲于奔命,精力有限,还不如就好好做一家,茶是要入口的,不能骗人,用了多少心就能喝出多好的品质。”艾田对普洱茶品质的要求不仅严己,他对目前普洱茶市场的混乱的憎恶采用了一种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茶鉴桶。“我把茶友拿到百茶堂鉴定后是假冒伪劣的普洱茶统统放进房子正中这个称作“茶鉴桶”的大木桶中,将它们一块块、一饼饼都标上原由,提醒自己和所有爱茶、卖茶之人,不要伤身伤心。茶是好东西,但喝了坏茶会伤身,高价买了假茶会伤心的。”假茶,指或揉进湖南茶叶或贵州茶叶的次品,或加甘草,或夹杂料,却冒充62年茶等老茶;冒茶,指湿仓茶,却装作好茶;伪茶,指故意弄些灰尘、霉菌在茶上装老茶;劣茶,就是拿不该做普洱茶的普通茶料冒充普洱。艾田在痛心的同时,自己动手做茶。他跑到茶区亲自选料,加工,并将这种普洱茶命名为“陈香牌”。没料到的是,一个不经意,“陈香”得了大奖,“百茶堂”顿时名满江湖。做事如泡茶,不急,不火,方才有好味浸出。
    静、真、和、清、敬,是茶友总结艾田做人之德。正是这个真正茶人,在创出品牌后,甘于静守一堂,把售茶的所有利润统统买成自己喜欢的各种普洱好茶收集,或取出给来品茶的朋友分享。“我是做不好生意的,一高兴就把名贵陈年老普或名家壶送给来这里的意气相投的茶友。”
   这个不见得豪华气派的“百茶堂”里,随随便便放着大大小小、方方圆圆、条条块块、箱箱箩箩的饼茶、砖茶、沱茶、筒茶,每块茶上都贴有标签,写明此茶是何年何月产于何地,有的甚至写上密密麻麻的茶质茶性分析意见,一架硕大的茶盘上摆着多把名家手拉紫砂壶……云南社科院爱普洱茶如命的史军超老师初次踏进此门时,“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仿佛走进了普洱茶大观园……作为普洱茶专家、昆明茶文化促进会常务理事,艾田是我至今遇到的茶界一大奇人。”
  正是茶一般的品质与骨格,两人成了好友,也是对普洱茶的共同热爱和追求,艾田和史军超决定,将毕生致力“把云南普洱茶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艾田,作为负责专业资料研究整理这一块的主要挑大梁的人,正兢兢业业地奋斗在为云南普洱茶正名的最前线。
  一人得神、二人得趣
   艾田在他的堂中闲闲地抽着老烟,玩着一把宜兴紫砂壶,和茶友们谈到最想过的生活。“不过是有好茶喝、有好书看,足矣。”还有呢?“还有,就是在这样过日子之前,先把我办个普洱茶博物馆的梦圆了。”
    其实,艾田本人就像一个活着的普洱茶历史文物。他的普洱茶知识之详尽、专业,令中国台湾地区“普洱茶王”邓时海教授为之惊叹,专门带上韩国弟子亲自到百茶堂学习切磋。众所周知,中国云南尤其是西双版纳是世界茶树的原产地、发源地,它为世界茶业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前提和坚实的基础,它是世界茶叶赖以繁衍、发展的母体,是世界茶文化发生、传播的摇篮,因而它在中国乃至世界茶叶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而普洱茶却是这一茶树发源地的传统正宗名茶。作为“可以喝的古董”,很少有饮料或食品具备普洱茶这种“可饮、可藏”的双重特性,“人人皆可饮,越旧价越高”,新普洱茶是人人可得的日常饮料,老普洱茶却又“价等兼金”,可望不可及,如果在“普洱天平”的左端是“典藏价值”,是只涨不跌的“耐久财”;而右端则是“饮用价值”,是喝一片少一片的“消费财”,那“时间”就是游走在两者之间的“砝码”,随着时间砝码往左推移,这饼茶的典藏价值就越高,反之亦然,远年普洱茶所具备的典藏性类似红酒,两者一样讲究年份、出身(酒庄、茶庄),注重稀有性与保存状况。艾田就对法国人之于红酒的痴迷执著、专业专注给了很高评价,“我要像法国人做红酒一样来做普洱茶。面对前辈留下的好茶和神秘未破知的做茶技术,我总是愿意挑战这样的好茶,希望自己做的茶可以一步一步更贴近前辈留下的文化遗产精髓。”
      为了做好茶,研究好茶,喝好茶,艾田将云南出山泉的地方都跑了一遍,“无水不可与论茶。昆明附近的‘妙高寺’、‘西山’、宜良‘宝洪寺’、澄江‘西龙塘’等都是品茶好水,以活水烹茶真是一种境界。有茶友得到好茶时,总来相邀带上茶盘茶具前往好山泉处放开论茶。此生最快意的事,就是因为普洱茶交上了这么多好朋友。”好友固然是重要的,而艾田对好友也还有个私人的却也是公开的秘密---早晨到中午请勿打扰。
   “早起到露台坐在小椅子上看看书,喝喝茶,不见人不做事,给自己留个呼吸的时间。朋友从中下午就开始一批批来了,那时又高高兴兴地论茶品茶,两种滋味不同,对茶人都不可少。喝茶啊,一人得神,二人得趣。”
     艾田的确就是这样一个茶中“神人”,一个在普洱茶中神游之人。面对摄影镜头,他低着头自己把玩着手中壶,猛然抬头一笑,“你知道吗?我想最好的生活就是,有个好身体可以一直喝好茶,然后幸福的休息。” (作者:陈谨)

上一篇:与两位活佛品普洱茶(图片) 下一篇:暂无
点击:
 
 
  公司简介 公司位置 招聘信息 本站声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1 昆明百茶堂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