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百茶堂
 

                                      史军超

  近两年,我对普洱茶的热衷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昆明大街小巷的茶馆、茶庄,看见稍有特色的抬脚便入,而且不以不懂为耻,张口便问,虽然闹了不少笑话,却由此识得了不少茶道中人。

  一日上街闲走,忽见路边楼头高悬一牌,上书“百茶堂”三字,心想,既然敢称百茶,必有一二可观者,于是昂然而入。这只是一般化的茶庄,店铺也不见轩敞。我问年轻的伙计:“老板在吗?”答曰:“在楼上。”于是上了一道幽暗的楼梯,我来到一间不大的厅堂。环顾四周,发现到处陈列着大大小小、方方圆圆、条条块块、箱箱篓篓的饼茶、砖茶、沱茶、筒茶,每块茶上都贴有标签,写明此茶是何年何月产于何地,有的甚至写上密密麻麻的茶质茶性分析意见。看到此,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仿佛走进了普洱茶大观园。靠边设有一案,其上置有硕大的茶盘一架,上面杯壶狼籍,摆着六七把茶壶,细看之下,把把尽是手工制紫砂壶,这一下,我更吃惊不小。

  茶案边坐着一人,光头,眼镜,正埋头看茶。“请坐,喝……喝一杯茶”,他略有口吃,相邀道,并不抬头看来人是谁。我便坐下,接过茶杯大口小口品味起来。喝到口中,一股甘醇厚重的芬芳立即沁入脾胃,这泡普洱估计至少在十年以上。三杯两盏之后,我们方慢慢谈叙起来。他的话不多,但渐渐地,我被他断断续续的谈话迷住了,因为他讲的都是我前所未闻的普洱茶的神秘故事和知识。我们谈了很久。到临走,我才知道他的名字叫艾田,百茶堂主人。从此,我们成了好友,我常到百茶堂去“蹭茶”。

  作为普洱茶专家,艾田是我至今遇到的茶界一大奇人。他研究制作、销售普洱茶20多年,创造的“陈香牌”普洱茶曾获“中茶杯”一等奖,那可是多少制茶行家梦寐以求的殊荣。陈香饼茶、茶砖、散茶在普洱茶界技压群芳,香港、台湾、日本、韩国的茶坛老宿趋之若鹜,有的专程前来,一是买茶,二是讨教,三是“趁茶”。艾田自称是生意人,但任我怎么看都看不出半点商业气息,他常常一高兴,就把名贵的陈年老普或名家壶送给朋友。他还设帐授徒,亲自教习毕生所学的普洱茶经,门中弟子数十人,个个是茶道高手。为了教这些徒弟,他的名贵珍品常常被喝去一饼又一饼而毫不肉痛。

  他的理想是建立一个普洱茶博物馆。据我看,它的藏品已经初具规模了,因为就我所知,昆明、甚至云南,没有哪一个的普洱茶藏品有他多、成系统。后来我才知道,“百茶堂”之名早已传遍港、台、澳、日、韩、新,港台许多普洱茶家常常寄他们珍藏的名品来请他品饮,而且一定附上一信,上书“品饮后,务请写出您的高见。哦!”竟以之为茶鉴了。想想看,一个人达到这样的层次,该是修炼了多少功夫啊!

   最令我叹服的是艾田胸怀振兴普洱茶的鸿鹄之志,他悉心研究各种普洱茶的茶色、茶形、茶味、茶气、茶性、茶理、茶义、茶境、茶情。他是学工出身的,对普洱茶的化学成分十分熟悉,多年的浸润又使他身上保存着中国古茶人的传统风范,用真、清、和、静、精、敬这些字来形容他的人品、茶品,我想是一点不过分的。

  走进百茶堂,我和他结下了一段缘。走进百茶堂,我看到了普洱茶道重振雄风的希望。

(作者:史军超,云南著名社科专家,云南省“普洱茶申遗”课题组长,2003年作)

 

 
 
  ��˾���������˾λ��������Ƹ��Ϣ������վ����������ϵ����
Copyright 2006�������ٲ��á�All rights reserved